字体
关灯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

    第二六三章收个名相当亲卫(三更)

    大理寺少卿戴胄的车驾刚刚进入大理寺巷口,他的车驾就被一名黑衣人拦住,黑衣人从怀中掏出一封信递到戴胄的手中。

    黑衣人道“我家王上送给戴少卿的一封信!”

    戴胄打开信匆匆扫了一眼,随即将信函掷还给黑衣人,一脸正气的道“戴某乃是大唐的大理寺少卿,不是秦王的家奴,告诉你家大王,再来骚扰本官,小心我将这些东西,拿给御史。”

    黑衣人冷冷一笑,随既接过手中的密信。然后又从怀中取出一个绣着虎头的小鞋子,黑衣人拿着这只小鞋子在戴胄面前晃晃道“戴少卿,这只鞋子想必不陌生吧?”

    戴胄望着小虎头鞋,心中一惊。这只鞋子虽然普通,也很常见,但是虎头的鼻子位置却有一点墨迹,这是他的嗣子(既过继的养子,具有法律承继人的资格)戴至德的鞋子。

    戴胄最大的遗憾就是没有儿子,年过半百,膝下却没有一个儿子。一口气纳了四房妾,然而却生了五个女儿。无奈之下,只好过继其二哥戴仲孙之子为嗣子。

    戴胄的脸色冷了下来,望着黑衣人道“至德若是有意外,秦王一定会后悔!”

    说完,戴胄转身走进大理寺!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李秀宁微微眯着眼睛,下意识的环臂搂向枕边,不曾想却扑了一个空。李秀宁陡然睁开眼睛,仔细望着枕边,却空空如也!

    李秀宁咳嗽一声道“月儿!”

    何月儿从外间里快步走进来,道“公主有何吩咐?”

    李秀宁凝着眉头道“陈郎进了长安城,怎么还没有回来?”

    何月儿道“陈郎派人传回消息,陛下委任他为左武候大将军,负责长安防务,恐怕近些日子都不能回来了!”

    李秀宁微微惊讶的道“左武侯卫不是上柱国、谭国公丘和吗?怎么突然间换了陈郎?秦王府出了什么事情?”

    李秀宁虽然没有插手唐朝的政治,不代表她不懂政治。毕竟李秀宁是被太穆皇后悉心培养的女儿。左武侯卫大将军负责宫禁与长安城的防务,这个位置非心腹不能充任。丘和在武德四年大唐灭掉萧铣时,率交州总管府十四州归顺唐朝,被李渊委任为左武侯卫大将军。

    丘和也是娘子军四大战将之一的何潘仁(既何月儿之父)的部将丘师利的父亲,秦王府左一府丘行恭之父,不过随后娘子军被整编,丘师利与丘行恭全部成为李世民的部将。丘和被替换,唯一的解释那就是秦王府出了变故。

    何月儿浅浅的笑道“什么都瞒不过公主殿下的慧眼,秦王府确实是出了事!”

    何月儿将齐王李元吉奉李渊之命,抓捕了张亮以及麾下一千余名死士,并且张亮被齐王李元吉押送到大理寺审问。

    李秀宁气得脸色铁青,愤愤道“都不让人省心,这个戴胄可靠吗?”

    何月儿苦笑道“这个戴胄生性坚贞,有才干,熟知律法,通晓文案,前朝曾任门下录事,深受纳言苏威、黄门侍郎裴矩的赏识。后来,随王世充投降大唐,被秦王惜其才,留在天策府,担任士曹参军,不过因为其直言不讳,又不是秦王的亲信,而且这个人的脾气有点犟,与天策府上下的关系,都不算太好。后来,受长孙无忌排挤,被放大理寺少卿!”

    李秀宁叹了口气道“此事,我也不管了,二郎如果是清白的,戴胄必须还他一个清白,若是他真有谋逆之心,我最多可以保住承乾侄儿!”

    何月儿点点头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大理寺衙门公事堂内,三班水火衙役严阵以待。齐王李元吉趾高气扬地踞坐在案几之后。戴胄进来,李元吉熟视无睹。

    戴胄进来,在主审位置后坐下。

    戴胄看了看张亮满身伤痕,还有沉重的枷锁,高喝道“来人,将张亮的枷锁打开。”

    李元吉顿时直起腰,怒视戴胄道“他是钦犯,岂能随意解开枷锁?”

    戴胄冷冷的道“现在只是齐王殿下一面之词,张亮现在还是天策府翊卫中郎将。

    戴胄挥手示意衙役们解开枷锁。

    李元吉恨恨地瞪了戴胄一眼。

    戴胄理不也不李元吉,望着张亮喝道“堂下何人?”

    张亮一边活动者手腕和腿脚,一边道“天策府翊卫中郎将张亮。

    戴胄重重一拍醒堂木道“身犯何罪?”

    张亮踞坐堂下,闭目不语。

    戴胄接着道“私调兵马,潜入畿辅,这可是死罪!”

    张亮扭过脸,依旧不语。

    戴胄一脸冷酷的道“你是受人指使,还是另有所图?”

    张亮依旧来个徐庶进曹营,一语不发。

    李元吉大急道“你这么审……能审出个屁!”

    戴胄没有理睬李元吉,继续问道“此事还有何人知晓?”

    张亮不语……

    李元吉按耐不住,猛地将手里的茶壶砸碎。

    李元吉咆哮道“来人,给我大刑伺候!”

    戴胄猛地一拍惊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