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

    他还YING了。

    服气……

    她很好奇的想问一问男人。

    不过忽然想到这个问题,她以前似乎就问过好多次。

    男人的审美本来就很离谱。

    她记得当初她化着哥特式大浓妆,男人也是照亲不误。

    后来到了这里,她成了霍未真,脸不幸被毁掉,男人好像还觉得她挺美,那个时候不也是几次三番的想要睡她吗?

    现在的样子是有点恐怖,但其实比这两种也没有差太多。

    果然,她一放下镜子,男人就抱了上来。

    顾未眠有些怕男人再来一次。

    以她现在的小身板,还真不一定撑得住。

    “我想听故事,你还没给我讲官道公主的故事呢。”

    见男人脸色再度沉下来,顾未眠小心肝颤了颤,失去地道,“那你还是给我讲白雪公主的故事吧。”

    霍砚皱起眉头,“这个故事你都听了好几遍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我也要听。”

    霍砚皱着眉头看着她,满脸写着不情愿。

    顾未眠委屈巴巴,“讲嘛讲嘛,这个故事我百听不厌,很喜欢它的结局。”

    “结局不就是王子和公主幸福的生活在一起了吗?就这么一句话而已。”

    “是啊,但是我超级喜欢这一句话。”她的口气重带着淡淡的羡慕。

    霍砚心里一酸。

    他从旁边的书架上抽出了《白雪公主》的故事书。

    这个故事在这几天里他已经说了六遍。

    这一遍,他讲的格外用心。

    男人低沉的嗓音用来念这么幼稚的童话故事实在浪费,可是顾未眠就喜欢这种浪费。

    她趴窝在男人的怀里,静静的听着男人一句一句讲完这个故事,当听到最后一句:“从此以后,王子和公主幸福的生活在了一起。”

    她的脸上露出一个心满意足的表情。

    等男人低头的时候,就发现怀里的女孩带着满足的笑容再次睡着了。

    他眼底的星光一瞬间,全部泯灭。

    男人小心翼翼地将顾未眠放回到了床上,唇瓣轻轻地贴在顾未眠的额头。

    唇上的肌肤碰到顾未眠额头的时候,男人察觉到了一丝不对劲。

    太凉了……

    顾未眠的肌肤本来就凉。

    可是这一次真的太凉了,也太静了。

    不是平日里昏睡过去的那种安静,而是连她的呼吸都听不到的安静。

    男人的眼睛快速抖动起来。

    不可能的……

    哪有那么突然?

    她手指颤抖着放到了顾未眠的鼻翼下方。

    这个动作,在顾未眠昏迷的时候,他做过不知道多少次。

    每一次都是提心吊胆。

    但没有一次,像现在这样害怕和紧张。

    感觉不到任何呼吸,一丝丝都感觉不到……

    男人身体僵硬了,他坐在床边,一丝反应也无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倪东俊发现后院的时候,男人已经在房间里一动不动的呆了三天。

    他看到男人和顾未眠的时候,一度以为霍砚也死了。

    霍砚送的几乎已经成了一具骷髅。

    身体也僵硬了,几乎失去了生命体征。

    当发现男人还有体温,倪东俊想要送男人去医院,却又发现怎么都分不开他和顾未眠。

    最后没有办法,他叫了人帮忙,将两个人一起抬去了车子上。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