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

    唐聿城闻言,脸色陡然微沉,紧抿着薄唇。

    沉默了几秒后,他态度坚定拒绝道,“我是不会娶司空琉衣的。”

    “即使你不想娶,可将来你的孩子需要一个母亲。”唐老爷子也态度强势说道。

    “爷爷要我娶司空琉衣,真的只是因为孩子需要一个母亲吗?如果爷爷真那么认为,之前就不会逼我跟小兔离婚了。”唐聿城冷声说道。

    他知道爷爷的心结,可是却不能放任爷爷胡来。

    他的特殊体质,只有小兔能和他亲密接触;而爷爷和安老有陈年恩怨,这些年两人一直都老死不相往来,小兔却是安老的孙女,可是爷爷即使不喜欢小兔,也不得不睁一只眼闭一只眼,否则他可能只有孤独终老了。

    直到司空琉衣出现,司空琉衣家世背景雄厚,也是军商世家,和他接触竟然也不会引起过敏反应,无论对Kr·C国际还是对他都有帮助,再加上斯修因为绑架小兔才出事了的,爷爷对小兔的积怨不喜瞬间爆发。

    逼小兔跟他离婚,再打算让司空琉衣嫁入唐家。

    “孩子需要母亲是一部分原因,而好不容易有一个适合你的女子,要是错过了,以后想要再找就难如登天了,难道你想一辈子单着?而且司空小姐对你的事业很有帮助。”

    “如果不是我想要的,单着有何妨;况且以前三十一年我都是一个人过来的,以后几十年也一个人过,我觉得没有什么区别。”唐聿城冷沉着脸色,停顿了一下,继续道,,“我的事业不需要任何人帮助,爷爷不必白费心思想撮合我和司空琉衣。”

    不等唐老爷子说话,他便从椅子上站起来,离开病房了。

    唐老爷子却并没有因为他这番话而打消要撮合他和司空琉衣的念头,认为孙子只是因为以前不能接触过别的女人,才会对安小兔眷恋不舍。

    如果孙子知道别的女人比安小兔更好,就不会死心眼认定安小兔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这天,到了定期产检的日子,恰逢是工作日,安小兔不想唐聿城特地放下工作来陪她产检,因此没有告诉唐聿城产检的事。

    萧雅白正好没有任何通告,在安家小住,得知安小兔要去产检,便开车陪她去医院。

    “小兔,你跟二爷离婚了?”萧雅白边开着车,便沉声问道。

    “啊?你怎么知道?”安小兔心一惊,连忙说道,“不是,我没有跟聿城离婚。”

    “安小兔,你行啊,离婚这么大的事到现在竟然还想瞒着我。”萧雅白怒声道。

    若不是开着车,她几乎要忍不住抽这死丫头一顿了。

    闪婚又闪离,真是出息了。

    “雅白,我真的没有跟聿城离婚。”安小兔竖起三指作发誓状,神情认真说道。

    她和聿城离婚只不过是忽悠唐老爷子的障眼法,所以她并没有打算告诉其他人,不过最先还是被母亲知道了。

    没想到现在雅白也知道了。

    “你没跟他离婚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