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

    第二六一章李世民被贬为庶民

    长安城太极宫武德殿中,李渊面沉似水的望着李元吉道“确凿无疑?”

    李元吉躬身道“父皇,千真万确,抓获的死士都招供了,现在就剩张亮,还不吐露实情。

    李渊沉吟道“明日将张亮,移交大理寺审理。”

    李元吉张大嘴,难以置信的道“爹,你太偏心了!”

    李渊瞥了李元吉一眼,微微不悦道“废黜一个亲王,此事已不是家事。”

    李元吉赶紧躬身施礼掩盖自己的喜悦之情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左监门卫大将军鱼彦章缓缓而来。

    看着鱼彦章,李渊暴跳如雷的吼道“都是废物,都是废物……秦王秘密调集上千死士进入长安这么大的事情都查不出来,要你们何用?”

    “臣有罪!”鱼彦章脸上白一阵,红一阵,低头沉默着,不再发一语。

    李元吉淡淡的道“阿爹,你也不想想,如今十二卫大军上下,有多少瓦岗旧部,李密死后,瓦岗军将士大都归顺了秦王,他们掌握着十二卫,控制着长安空,放千把人进城,算得了什么大事?”

    李元吉不说这话还好,提及这茬。李渊的脸更加阴郁,一脸愤愤的道;“来人!”

    中常侍陈齐赶紧上前道“陛下!”

    李渊大袖一甩,冷冷的说道“去取白旌黄钺!”

    陈齐不敢怠慢,迈着小碎步朝着大殿外跑去,时间不长陈齐去而复返。不过这个时候,他身后的小宦官则带着白旌黄钺。

    李渊伸手一指李元吉道“三胡,朕赐你白旌黄钺,全面负责彻查此事,需要调用兵马,可以不经天策府和兵部,直接调用元从禁军!”

    李元吉眼中闪烁着欣喜之色,赶紧道“阿爹放心,儿子一定一查到底,查个水底石出!”

    就在李元吉走后,布幔之后,裴寂缓缓走出来。

    裴寂一脸凝重的望着李渊道“陛下,齐王殿下向来散漫、莽撞,此事会不会以讹传讹?秦王秘密调集死士进入长安,这实在太过匪夷所思了!”

    李渊指着手中的札子道“错不了,为首的正是天策府的张亮,除了张亮之外,其他死士大都招认了,错不了……”

    裴寂看了一眼札子,上面密密麻麻的供述的人名与供词,足足有数百人之多,恐怕这不是轻易可以杜撰出来的,裴寂一脸震惊的道“若是如此,为避免秦王突然发难,必须早做准备!”

    李渊道“裴三,你去把窦诞叫过来,还有……还有……陈应!”

    “陈应?”裴寂迟疑了一下,原本李渊对陈应非常忌惮,此时居然把重任交到他的手上。这让裴寂非常怀疑自己是不是出现了幻听。裴寂又小心翼翼的问道“陛下,真要召陈应入宫?”

    李渊岂会听不出裴寂的担心和顾虑?

    关键是他此时真的无人可用。

    诚如李元吉所说,李世民这些年已经用瓦岗军将领渗透十二卫大军,把持着大量的要害部门,李建成因为担心受到李渊的忌惮,所以在兵权方面向来克制,李建成虽然有李世绩、陈应、薛万彻等将领,然而这些将领大都外放在外,影响不了长安城。

    眼下,可以在军中有威望,可以降服十二卫骄兵悍将的大将军,除了陈应,还找不到其他人。毕竟,军中可不是一纸命令就可以让人臣服的地方,没有实打实打威望和战绩,空降而来的将领,想要掌握军队还真不容易。

    让太子出面他不放心,思来想去反而就陈应这个女婿最让李渊放心了。毕竟陈应连官都不愿意当,还宁愿献出家财去安东屯田。这说明陈应真是厌倦了朝廷里的斗争。

    李渊就是这样一个人,他自己认为自己是天子,上天之子,大唐的主宰,无论是权利还是地位,无论任何人,都必须接到他的首肯,他愿意给,你不接也要接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李渊朝着裴寂道“三娘病中,这些事情你瞒着三娘,传朕口谕,命陈应立既接任左武候卫大将军,既刻接受长安诸城门、诸坊武候防卫!”

    十二卫大将军其实是各司其职,武候卫掌握着宫禁以及长安城周围的安全防卫工作,论其职能,大体相当于后世首都军区司令员。

    裴寂点点头道“老臣这就走一趟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清林里天刚刚亮,陈应与李秀宁早早起床,为了增加李秀宁的体质,陈应就陪着李秀宁练习十段锦,然而刚刚开始热身的时候,何月儿快步来到李秀宁身边道“公主,裴相国来了,已经抵达西明门,距离此间不足一刻钟!”

    李秀宁埋怨道“还有完没完,太子走了,齐王来,齐王走了,裴相国来……”

    陈应上前搂住李秀宁的肩膀劝慰道“三娘,让月儿告诉裴相国你还没有起床,裴相国就由我来对付,反正他一个日理万机的相国,总不至于在清林里待上一天!”

    李秀宁点点头,化妆倒没有什么,可是装死的感觉非常不好,每一次都让李秀宁感觉自己真的要死了一样。

    李秀宁点点头。

    陈应随即换了一身便服,带着郭洛、周青以及阿史那思摩,打开陈家堡中门,迎接裴寂到来。

    时间不久,裴寂的马车缓缓来到陈家堡门前,十数名元从扈从从马车后奔跑而出,抵达门前,将裴寂拱卫起来。

    陈应上前躬身道“裴相国驾到,陈应有失远迎还请赎罪!”

    裴寂点点头道“陈驸马客气!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陈应伸手虚指,做了一个请进的手势。

    然而,裴寂却摇摇头道“老夫此来专为陈驸马,还请陈驸马随老夫即刻入宫见驾!”

    陈应大吃一惊,问道“裴相国出了什么事?”

    裴寂悠悠一叹,目光死死的盯着陈应的眼睛,缓缓道“告诉驸马倒也无妨,就在昨天夜里,秦王府派出一千余死士秘密进入长安,已经被齐王缉拿住了!”

    陈应这下更加惊骇万分。

    此时不过武德六年底,距离武德九年玄武门之变,还有将近两年半的时间,怎么在这个时候,秦王已经派出死士进入长安,未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