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

    第二六六章大唐不能成为阴谋家的天堂

    东宫内,陈应望着李世民嘴里喷出液体,由黑紫色慢慢变成明黄,陈应摆摆手道:“来人,换清水!”

    尽管非常恶心,这是洗胃的必要步骤。没有办法,李世民一旦死在东宫,李建成绝对说不清楚。

    李建成望着满殿内污浊之物,以及弥漫着让人呕吐的酸臭味,烦恼不已。

    魏征让人一边清扫显德殿,一边观察着陈应。

    此时御医未来之前,陈应拒绝任何人接触李世民,他不时的朝着李世民嘴里灌清水,直到李世民的肚子喝得鼓鼓的,陈应提脚踩在李世民的肚子上,随即李世民的嘴里就喷出一道水箭!

    如此反复再三,清水入肚,李世民喷出来的也是清水,带着些许殷红的血丝。

    陈应松了口气道:“请太御前来给秦王诊治吧!”

    李建成神情恍惚的道:“本宫没有杀弟!”

    陈应上前躬身道:“太子殿下,我相信你!”

    魏征叹了口气道:“你相信没有用,关键是陛下怎么想!”

    “陛下如何想,已经不是我们可以左右的了!”陈应甩甩发酸的胳膊,苦笑道:“我先去洗洗!”

    陈应离去。

    李建成突然望着徐师谟问道:“师谟,那个死士的身份查清了没有?”

    徐师谟点点头道:“查清了,是膳食司丞胡三在一年前举荐而来,平时没有什么差错,存在感极低!”

    李建成苦笑道:“胡三已经死了吧?”

    魏征点点头道:“已经死了,全家十三口,无一幸免,包括其孙尚不足岁!”

    “真狠,太狠了!”李建成喃喃的道:“怎么下得去手!”

    魏征却一本正经压低声音道:“不这样做,秦王府怎么脱困!”

    李建成脑袋里突然想淮安王李神通要邀请李世民前来赴宴,李建成眼中闪烁着一抹阴郁,愤愤的道:“淮安王叔……”

    魏征叹了口气道:“如此也好,让殿下看清秦王是什么样的人,你再忍让,东宫上下,定会鸡犬不留。若是太子殿下依旧执迷不悟,请太子殿下赐死魏征!”

    李建成惊讶的望着魏征道:“玄成……你!”

    就在这时,宫外传来韦挺的报:“陛下圣驾已经离宫,前往东宫,最多一个刻钟抵达东宫!”

    李建成指挥着宫娥和宦官道:“把秦王抬到偏殿!”

    此时显德殿一片狼籍,特别是味道,恐怕三五天也难以处理好!

    李建成急忙率领东宫幕僚与李元吉、李神通等宗室藩王一起恭迎李渊圣驾。

    不过,李渊做着大驾玉辂抵达东宫之后,目光冷冷的扫视了一眼李建成,随即下令道:“带朕去看秦王!”

    东宫侍从不敢怠慢,在前面赶紧引路。

    后面,李渊一脸寒霜的走着,李渊走进房间,望着偏殿里床榻上的李世民,以及周围红着眼睛的长孙无忌。

    长孙无忌以及御医起忙起身,给李渊见礼。

    李渊面带寒霜,走进房间。

    正在床边垂泪的长孙竭罗,连忙给李渊见礼。

    李渊叹口气道:“二郎怎么样了?”

    长孙无忌双眼通红,抽泣着道:“发了一阵疯癫热,如今睡了多时,还不见苏醒。”

    李渊走近床边,仔细观察李世民。

    李世民昏迷不醒仰卧在榻上,面容憔悴,嘴唇上满是青紫痕迹,特别是胸腹之上,明显一片片青紫,这分明就是殴打的痕迹,特别是中衣上血迹斑斓。

    李渊手指李世民的嘴唇以及身上的伤痕道:“这是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长孙无忌哆嗦着手道:“秦王殿下在饮酒时,突然吐血,陈大将军突然像发疯一样,不分青红皂白,就殴打秦王,还用粪水灌入秦王嘴中……这身上的伤痕,都是陈应殴打的!”

    李渊一听这话,勃然大怒,咆哮道:“以下犯上,真是好胆,把陈应给朕叫过来……”

    不等李渊说话,御医正刘奢急忙解释道:“陛下,请听臣解释,陈大将军此举虽然粗暴,却是当机立断,为秦王殿下解毒!以避免他毒邪入侵,若非陈大将军及时将秦王殿下毒逼出体外,恐怕秦王殿下坚持不到这个时候!”

    听到刘奢的解释,李渊的心情好了一些。

    刚刚冲进的元从禁军士兵也被李渊挥手喝退。

    李渊望着刘奢问道:“可查出秦王中了什么毒?”

    刘奢迟疑了一下,缓缓道:“回禀陛下,是结环草和了朱砂、鹤顶红……天竺大麻,全部乃是剧毒之物。

    李渊倒吸了一口凉气。

    长孙无忌赶紧跪在地上,朝着李渊磕头道:“秦王殿下只是去赴宴……却未想……遭遇杀身之祸,如今偌大一个长安城……已经容不下秦王了,臣恳请陛下开恩,让秦王去洛阳或者太原避祸。”

    李渊哆嗦着,一声长叹道:“看来二郎也活得不易,小民百姓,尚且能够父慈子孝,兄友弟恭,偏偏做了天子,家中事务就如此难断。

    长孙无忌在地上,嚎嚎大哭,他哭泣的身子浑身颤抖。

    李渊看一眼长孙无忌,叹道:“看来你们留在长安,终归难保全性命,罢了罢了,待二郎身子大好,让他还是带着天策诸将,去洛阳吧!”

    长孙无忌满面是泪,抬起头,感激的望着李渊。

    李渊道:“朕若不在了,二郎可独建天子旌旗,仿梁孝王故事。国家有召,他还可为国效力。即使兄弟不睦,也可保得一家老小的性命。”

    长孙无忌一拜到底道:“多谢陛下活命之恩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李渊走到显德殿门口,看着李建成如丧考妣的样子,气就不打一处来,他咬牙切齿的吼道:“随朕来!”

    说着,李渊与李建成登上大驾玉辂。

    进入大驾玉辂中,李建成软软的瘫倒在地上。

    李渊怒气冲冲地来指着李建成道:“你这个大哥是怎么当的?朕还没有死!平时你人前人后,高谈阔论,父慈子孝,兄友弟恭,看看你今天做的事情,这是太子储君的行径么?”

    李建成委屈地试图辩解,嘴巴张了几次,始终吐不出话来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陈应换洗一身衣服,听着李渊在大驾玉辂里的咆哮。

    听着李建成一不辩解二不说话,气得冲上去道:“陛下,臣有话说!”

    李渊冷笑推开车门,挥手让陈应上车。

    陈应上前躬身道:“太子殿下是无辜的,还请陛下明鉴!”

    李渊铁青着脸道:“有什么无辜,人在他东宫中毒,险死环生……”

    陈应沉声道:“陛下明鉴,秦王殿下所种毒物共计十三三种,虽然全部都是巨毒之物,凶险万分,然而却无大碍!”

    李渊一听这话,气极反笑道:“你还真能颠倒黑白!”

    陈应解释道:“臣略知医理,但凡任何毒物皆相生相克,十三种毒物相互克制,其实并无大碍,若是陛下不信,可以召孙道长验证,或者,让御医重新配一副同等剂量的毒药,臣当着陛下的面,当场服下!”

    李渊闻言一惊,心中顿时疑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