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

    第二七五章功夫再高也怕火烧(二更)

    就在这个时候,宫居然派人前来传敕。

    别说李世民大吃一惊,就连房玄龄、杜如晦也惶恐不安。现在举事在既,明天之后,长安将改天换地,现在这个关头,秦王府众人第一反应就是有内奸,计划泄露。

    李世民没有说话,缓缓拔出刀子。

    李世民同样也是箭在弦上,不得不发。他已经诬告了李建成和李元吉与后宫苟且,李渊是一个好面子的人,明天一旦对峙,李渊绝对不会放过他,不光是李渊不放过他,李建成同样也饶不了他。

    李世民只能胜利,不能失败,因为失败就意味着死亡,不仅仅是他李世民会死,就连秦王府上下全府老小,包括追随他出生入死的段志玄、侯君集、雷永吉、程知节他们,一样会死。

    随着李世民拔出横刀,程知节也亮起马槊,只要李世民一声令下,无论天王老子,程知节也是上前一槊,让他透心凉。

    李世民正准备下令出击,长孙无垢哆嗦着道:“二哥,先别忙,问清楚再说!”

    李世民压抑着声音道:“这都什么时候了,还问个屁,咱们杀出去!”

    长孙无垢不理李世民,急忙解下甲胄,扔给婢女,只披着一件披风,身着内衣,一边瑟瑟发抖,一边走向前厅。

    秦王府前厅,黄门刚刚看到长孙无垢出现,马上迎接上去道:“叨扰王妃歇息,奴婢奉陛下敕旨,前来传旨!”

    长孙无垢躬身道:“臣妾躬圣安!”

    黄门抑扬顿挫的道:“着秦王妃,携带秦王世子恒山王等立即前往清林里!”

    长孙无垢伸手接过敕旨,疑惑的问道:“现在吗?”

    黄门惶急的道:“对,就是现在!”

    长孙无垢怯怯的问道:“敢问天使,清林里出了什么事?”

    黄门满脸悲痛的道:“回禀王妃,平阳公主殿下大限将既,公主殿下放心不下恒山王殿下,特向宫里请旨,请见恒山王最后一面!”

    长孙无垢听到这话,心中大喜。只要不是李渊发现了李世民的计划,万事都好说。当然,她是一个聪明人,自然不会在黄门面前露出欣喜之色,而是眼泪瞬间就流了下来:“三娘好命苦啊…”

    黄门看着长孙无垢泪眼连连,硬着头皮道:“请王妃早做准备,迟了可就抱憾终身!”

    长孙无垢道:“这就准备,马上出发!”

    黄门走后,长孙无垢身子软软坐在冰冷的地面上。

    长孙无垢自然不是笨人,李世民在举世在既的关键时刻,李秀宁居然大限将至,这未免太巧合了,难道说平阳公主发现了什么,借机让李承乾去他身边,从而保全李世民的骨血?

    想到这里,长孙无垢的脸色大变,苍白至极,毫无血色。

    李世民从外面走到,看到长孙无垢脸色苍白,紧张的问道:“观音婢,怎么了?”

    长孙无垢哭泣着道:“陛下传来敕旨,说平阳公主大限将至,命我带着承乾他们前往清林里!”

    李世民闻言微微一愣,微微叹了口气道:“见了三姐,替我向她道歉,世民不能送她最后一程!”

    长孙无垢道:“你不感觉这太巧合了吗?”

    李世民摇摇头道:“去了清林里,以三姐的为人,她定会保你们安全无忧,我也正好毫无顾忌!”

    “二哥!”长孙无垢哭泣道:“你也知道,这个世界上最信不过的就是巧合,三娘既然知道了你的布局,想必陛下也应该知道了!”

    李世民起身道:“不要再说了,就算前面是刀山火海,这一趟,我必须走!”

    说完,李世民不理长孙无垢,转身朝着门外走出。

    李世民再次回到校场,早已准备好的秦王府护军将士,用软布包裹着马蹄子,悄无声息的离开秦王府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几乎就在李世民率领秦王府护军离开秦王府的时候,陈应、李道贞、李秀宁、李建成、李元吉等此时也乘坐着马车,率领陈应的亲卫与平阳公主亲卫,共计两千余人马,缓缓靠近长安城。

    马车里李建成一脸阴郁,李秀宁和陈应却一脸淡然。

    李元吉絮絮叨叨的道:“大哥,三姐、三姐夫,臣弟还是觉得,事情没这么简单。为防万一,还是将我们人马,召集起来。”

    李建成咳嗽一声,正准备说话。

    陈应却摇摇头道:“齐王,这里不是战场,在战场上,谁的兵多,谁的战功大,谁便是英雄,那个时候,没有寒暄客气的余地。可朝廷不同,这里毕竟是文场,不是武场,很多东西,不能混做一谈。”

    李元吉紧张的道:“老二既然敢让张亮率领一千余死士进长安城,难保他不会派出其他人过来,要知道老二在河东可是有十万大军!”

    陈应淡淡的笑道:“齐王不必如此惶然。目下长安城内,仅东宫内,还驻扎着太子左右清道率六个折冲府四千八百余人,再加上你府中三千长林军,就算不把左武候卫的人马算进去,我们也是立于不败之地的。深夜仓促调兵,若是引起陛下猜忌,反为不美,不如明日一早,再让队伍进城。”

    李建成点点头。

    突然,李建成道:“此时恐怕二郎已经率领军队闯进太极宫,我们晚了一步,如果他率领控制住父皇,如果再控制南衙……”

    陈应想了想道:“咱们必须分头准备,太子绕到承天门经承天门进入太极门,南衙交给我吧!”

    就在这时,郭洛点点头道:“大将军,长安城到了,不过长安城城门守军已经发现了我们,他们正在布防!”

    两千余人马大张旗鼓的前往长安城,长安城如果没有反应,这些守军将士太失职了。

    陈应起身道:“我来!”

    安化门守城校尉是尤子英,这是与陈应在泾阳时一个战壕里拼杀的兄弟,虽然这些年他们明面上没有往来,可是男人之间的感情,却不是因为时间的流逝可以迅速变质的。

    陈应从马车上走进来,一个人缓缓走向城门。

    尤子英望着缓缓而来的陈应,一脸惊讶。

    陈应淡淡的道:“我来了!”

    尤子英咬咬牙道:“打开城门!”

    一名旅帅反驳道:“尤校尉,长安城门还有一个半时辰才能开启,按制!”

    尤子英上前就是脚:“你是校尉还是我是校尉!”

    随着吱吱咯咯的声音响起,安化门城门缓缓开启,陈应的马车随着亲卫军部队,缓缓而入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就在陈应进入长安城安化门的时候,李世民也率领秦王府护府抵达玄武门前,长孙无忌点燃火把,发出约定的信号。

    玄武门被悄然打开。

    李世民带着众人开进玄武门。

    常何向李世民行礼。

    李世民俯身拍拍常何的肩膀,没有停顿,径直率领众人,直趋临湖殿。

    常何缓缓返回玄武门城门楼上,城门楼里。五花大绑的敬君弘,被带到常何面前。

    敬君弘面如土色的道:“老常,咱们兄弟一场,前世无怨,今生无仇,你为何要杀我?

    常何朝敬君弘抱拳行礼道:“老敬,抱歉,某家是冲着秦王,投的大唐。”

    敬君弘急道:“老常,借一步说话可否?”

    常何摇头道:“常某断不会背叛秦王。”

    敬君弘急了,大吼道:“我敬君弘,从太原起兵便跟着秦王,从河东杀到长安,当年也是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