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

    第二七九章我若登基许你楚地封王

    原本平静的齐王府,突然人声鼎沸起来。集结的号角声呜咽的响起,长林军听到惶急的集结号声,马上起床,快速披甲、拿着兵刃,朝着校场走去。

    长林军虽然比不上陈应麾下的精锐部队,不过,不可否认长林军是长安少有精锐部队之一,这支部队属于非常具有韧性,早在李元吉带着长林军从太原丢盔弃甲,被刘武周从太原追到浩州,足足六百余里追击,硬是没有留下李元吉。

    同样,在洛阳之战,李世民大败,牵连了李元吉,在王世浑火牛阵突袭,骁骑卫洗地的情况下,三千长林军依旧像顽石一样,硬抗着数万败军的冲击,支撑着局势扭转。虽然长林军从来没有耀眼的战绩,而且是逢战必败,然而长林军却屡败屡战,韧性十足。

    短短一柱香的功夫,三千长林军甲士集结完毕。长林军将士士气高昂的在校场中列阵而立,甲胄锵锵,长枪如林。

    一名校尉望着点将台上空无一人,暗暗惊诧。就在这时,谢叔方满身披挂,一脸狰狞的大步走向点将台。

    谢叔方高喝道:“众将士!”

    三千长林军甲士兵马上神色肃然起来,侧耳倾听着谢叔方的命令。

    谢叔方大喝道:“狗娘养的秦王,准备在玄武门伏击我们大王,诸位随某家杀向玄武门,营救大王!”

    众将士轰然应诺。

    正所谓秦桧还有三个相好的,李元吉虽然平时行事嚣张跋扈,狂癫不羁,然而他却对长林军将士非常不错。长林军将士享受着大唐一等精锐的待遇,与左右武卫、左右骁卫、左右武卫府一样。关键是李元吉非常狠辣,但是从来不克扣将士们的军饷,也从来不会贩卖将士们的甲胄与军械,长林军将士跟着李元吉出生入死,李元吉向来是伤者必救,亡者必抚恤,虽然李元吉有些混账,但是在长林军将士心中,李元吉就是一个非常合格的将帅。

    其实,普通将士对于将领的要求非常低,不克扣他们应得的钱粮,功过赏罚分明,这就是好将帅。

    随着谢叔方一声令下,长林军将士马上杀气腾腾的冲出大门口,而谢叔方则一马当先。

    就在众长林军将士冲向齐王府大门的时候,一个全身上下包裹的黑色斗篷里的人,挡在门口。

    别人不知道这个黑衣人的身份,谢叔方作为李元吉的心腹,他岂会不知?

    谢叔方赶紧勒住战马,冲向黑衣人道:“宇文……先生,你疯了,撞倒你咋办?”

    宇文化及面无表情的道:“谢统军,你这是准备去哪?”

    谢叔方道:“还能去哪,杀向玄武门,营救齐王殿下与太子!”

    宇文化及冷冷的笑着,他的声音沙哑而刺耳,仿佛如同一把钝锯子磨木头,宇文化及笑了好一会儿,这才悠悠的道:“你有陛下调兵圣旨吗?”

    谢叔方摇摇头。

    宇文化及又道:“你有齐王调兵兵符吗?”

    谢叔方道:“兵符齐王殿下随身携带,这是人所共知的秘密,我怎么可能有兵符?”

    宇文化及笑道:“你既无圣旨,又无兵符,此时长林军前往太极宫,肯定会被视作谋反,太极宫左右卫三万兵马,只认陛下的圣旨与兵符,你们三千人,冲得破三万左右卫元从禁军的防线吗?”

    谢叔方一时语塞,然而一名校尉道:“齐王殿下对我等恩重如山,如今大王有难,我等身为部曲,见死不救还是人吗?”

    “对,管他谁谁……我们只认齐王!”

    谢叔方看着群情激愤的众将士,一边伸手制止将士们,一边问道:“先生的意思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现在再去太极宫玄武门已经晚了!”宇文化及道:“秦王在玄武门设伏,必然抽调秦王府护军,此时秦王府只怕虚不设防,你们何不转攻秦王府,只要攻破秦王府,把李世民的家眷和子女,握在手中,秦王必须投鼠忌器!”

    谢叔方闻言,眼前一亮,大喝道:“众将士随本统军杀向秦王府!”

    “遵命!”

    众长林军将士轰然大叫着,朝着前面的长街上奔跑着。

    时间不长,谢叔方带着三千长林军甲士抵达秦王府。

    谢叔方立即下令道:“立即包围秦王府,四面同时进攻,除了秦王妃和秦王世子留下活口,其他人,胆敢抵达,格杀勿论!”

    几乎在下令的同时,长林军将士立即展开对秦王府的进攻。

    箭如雨下,秦王府三百护军左支右撑,狼狈不堪。

    虽然李世民留下杜如晦坐镇秦王府,不可否认杜如晦是一个聪明决绝的人才,然而,杜如晦却苦于巧妇难为无米之炊,他仅仅支撑了一刻钟时间,采取附蚁进攻的长林军将士就攻破了外围院墙。

    杜如晦无奈之下,只要放弃秦王府外围,指挥秦王府的丫鬟、仆役甚至宫娥宦官,拿着武器,退守承乾殿。

    秦王府玄甲铁卫与长林军在承乾殿外列阵死战,玄甲军无愧精锐之名,死战不退,然而长林军也同样不计伤亡,双方呼喝连连,杀喊声震天。

    有道是,双拳难敌四手,好虎架不住狼多,长林军个体战斗力与玄甲铁军稍弱,然而,长林军的人数与死战的意志,不仅弥补了战斗力上的弱势,反而把玄甲军将士砍得节节败退。

    鲜血顺着秦王府承乾殿外的广场,潺潺而流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晨曦的第一缕阳光,透过清林里陈家堡的窗棂,穿着窗纸,照耀下在前厅里。不知道,怎么的,太子妃郑观音心中忐忑不安起来,特别是她的眼皮直跳,让她更加不安。

    她冲李承道招招手,一副小大人一般的李承道躬身道:“母妃!”

    郑观音压低声音道:“你……”

    郑观音马上把话咽进肚子里,起身朝着前厅大门走去。

    就在郑观音走到前厅大门前的时候,两名长得一模一样的女子,站在门前。

    这两名女子一身紧身白色戎装,身披乳白色披风,怀里各抱着一柄柳叶刀,她们二人显得英姿飒爽,灵气逼人。

    此二人不是别人,正是陈应府的里一对姐妹花绿珠与红袖,二人在陈府的地位非常高,除了马三宝、马周、许敬宗、以及虞庆之外,特别是内院之中,除了何月儿之外,就数红袖与绿珠了,就连许二娘和深田花音以及内院管事高文锦也没有二女受宠。

    不过,二女在府中不掌握任何职权,地位有些尴尬。府里的一些管事婆子经常在姐妹二人面前嘀咕着,男女之间不就那点破事,只要她们两个爬上陈应的床,以后她们就是半个主人。

    不过,二人却真不敢。没有李秀宁的许可,她们两个不敢接受陈应三尺之内,否则就会被收拾。

    郑观音往左挪动一下,二人却如影随行。

    红袖柔声道:“太子妃有何吩咐!”

    郑观音沉吟道:“本宫心中甚是忧虑,想去探望平阳公主!”

    绿珠微微一笑道:“太子妃,非常抱歉,平阳公主旧疾复发,正在急诊室接受诊治,暂时不能接见太子妃,还请太子妃见谅!”

    郑观音黯然回首,只是心中的不安更加强烈了。

    郑观音返回大厅,用眼睛的余光打量着大厅中。此时大厅内,秦王府诸子,诸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