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

    第二七八章秦王殿下许久不见

    天色微微放亮,大批的左武侯卫士兵手持兵刃,身披甲胄,开始戒严长安城内城。

    各坊里武候则带着坊丁,缓缓关闭坊城,沿街设卡,严谨任何人出入。

    唐朝的十二卫大将军,就相当于十二个军区,每个军区下辖所辖军区的折冲府。左武候卫就有点特殊,因为是直辖长安城防区,所以长安城的武候全部归左武候卫大将军管辖。

    陈应持白旌黄钺,直接调动左武候卫大军封闭长安城,避免无辜百姓枉死。

    面对刀剑齐出的长安城左武候军士兵,这些长安百姓们关紧门窗,躲在家中瑟瑟发抖。

    郭洛终于带着骁卫府和亲卫府,两个府共一千八百余人浩浩荡荡开赴南衙。随着郭洛将所有秦王府护府缉押起来,陈应这才真正把心放进肚子里。

    看着陈应的左武候卫军队到来,房玄龄除了叹气,还是叹气,功亏一篑啊!

    长安大变,普通百姓还可以躲避,但是朝廷的重臣们却无法避开。在这个时候,甭管当值的裴寂也好,不当值的封伦、陈叔达、杨恭仁、宇文士及、萧时文等全部抵达到南衙。

    不过,看着衙门里的左武候卫士兵,随即这些相公们狂喜。

    毕竟,南衙没有被李世民的叛军占领,说明事情还没有崩溃。

    陈应已经换下来了那绿皮官袍,虽然官服穿着舒服,可是万一来了一只冷箭,陈应连哭都没有地方哭泣。所以陈应赶紧找到一件黑色的明光铠甲披在身上。

    望着满堂焦虑不安的相公们,陈应手按刀柄走到政事堂内。

    裴寂失声问道:“陈大将军,陛下怎么样了!”

    陈应摇摇头道:“南衙与太极宫被玄武门禁军隔绝,里外消息断绝,具体情况不得而知。”

    裴寂方寸大乱,急道:“那该如何是好?”

    陈应朗声道:“诸位都是陛下的近臣,如今陛下性命危殆,是诸公为陛下尽忠的时候了。”

    宰相们一个个手脚哆嗦,面如土色。

    裴寂起身道:“诸位相公,此刻尚书、中书、门下三省印信,皆在南衙之中。各位相公手上的私人印鉴,无论有无,均非关大局!”

    唐朝不比清朝,皇帝虽然掌握着国家大权,但是作为相国却有着可以批驳皇帝敕合的权力,如果尚书、中书、门下三省联合,发出诏书,与圣旨一样,同样具有圣旨的法律效力。

    裴寂望着坐立不安的众相国们,朗声道:“今日之事,你们都看到了,秦王忤逆圣躬,纵兵太极宫,十恶不赦。你们都说说看,此事应当如何处置?”

    萧瑀起身说道:“裴相,早持废太子改立秦王之议,陛下一直不允。若是陛下早年便从臣之所请,当无这许多,事端变故了。”

    裴寂冷笑道:“哈哈,满朝文武,只有你一个,是有先见之明的是不是?你早就劝陛下如此措置,看来是陛下昏庸了,没有接纳你这个忠臣的本章。这才弄得如今,臣失子逆,举朝皆反!也罢大唐天子是个无道昏君,也用不得,你这等赤胆忠心的臣子,你回家养老去罢!”

    裴寂说完。

    陈叔达道:“老夫附议!”

    宇文士及也道:“老臣附议!”

    封德彝起身道:“裴相息怒,萧公所言,乃是至理,如今大唐社稷不宁,非如此,不足以抚平朝政,安定人心。伦以为,裴相应当机立断,立联合三省,且明敕天下,将长安军务,委决陈大将军,以此为,安定天下之本!”

    杨恭仁道:“附议!”

    宇文士及道:“了不起一方印信,本官附议!”

    政事堂六相,如今态度一致,除了萧时文不配合,不过他一个人影响不了左右大局,三省联合发布政事堂教令,将长安军务尽决陈应处理。

    裴寂提笔在案几上写了教令,随后六位相国之中的五位,先后在上面用印。

    陈应此时感觉压力山大,他脑袋里不由自主想起西安事变时期的杨虎城。

    裴寂拿着敕令,递到陈应手中道:“还请陈大将军不惜一切代价,救出陛下!”

    陈应接过教令,确认无误后,立即道:“诸位相国若是闲来无事,且随本大将军前往玄武门一观!”

    众宰相随着陈应移步,而骁卫府将士则率先开道浩浩荡荡杀向玄武门。

    站在玄武门城门楼上的常何看到南衙方向涌出的大量左武候卫士兵,立即大吼道:“全军将士,准备作战!”

    骁卫府是左武候里唯一骑兵建制的折冲府,一千余骑沿着宫道策马奔腾,声势浩大,其实不用眼睛看,用耳朵听也可以听得到。

    人道是,千人盈城,万人盈野,虽然只是一千余名骑兵,可是对常何的感觉却是似千国万马齐奔,声势骇人。

    玄武门宫城城墙上的气氛骤然紧张起来,屯营元从禁军士兵们火速集合,而在城墙上的禁军士兵竖起了盾牌,一口口灶子里的微火加大,把锅里的油煮热,准备请攻城的左武修改卫士兵们一道开胃大餐。

    这时,左武候卫的骑兵大军已经越来越近了,旌旗猎猎,人喊马嘶,长枪如林,刀光甲光映着雪光,一股噬血的森冷气息冲天扬起,令人手足发冷。

    常何艰难的数了数人头,数不清,但绝对不止上千人就是了。他朝士兵们咧嘴笑了笑:“恭喜你们,你们多了几千贯的收入!不用担心老子支不出钱,只管把他们的脑袋割过来换就是了!”

    士兵们发出一阵笑声,临战前的紧张略略减轻了一些。

    让常何心中稍安的是骑兵没有办法给战马装上翅膀,在宫城内施展不开。

    然而不等常何松口气,他差点一口气没有憋上来,鲜血狂喷。

    敬君弘望着骑兵阵中出现一辆大车,好奇的问道:“老常,这是什么东西?”

    常何哭笑不得的道:“我也不知道!”

    常何当然是不知道了,这是陈应发明出现的土坦克。

    进攻玄武门,特别是陈应作为进攻的一方,陈应自然不想让自己的将士上前白白送死,于是陈应就弄了一件简单版的土坦克,用一辆大辆加固着一块门板,这块门板还是从南衙厢房上拆下来的,厚度足足拥有六寸厚。陈应又将裴寂放在南衙值房里的棉杯拿过来,包裹在门板上面,然后把棉被浇上水,淋湿。

    别看这辆盾车简陋异常,不仅箭射不透,而且就算放火,一时慢会也烧不着,除非火把或火油可以把棉被的水蒸发掉,这知道这床棉被用掉了十二斤棉花,本来就重,浇水之后,足足重达二百余斤。

    裴寂望着这辆移动速度非常慢,模样又非常怪异的车道:“陈大将军,这是什么东西?”

    “这是土坦克!”陈应下意识的道。

    裴寂一怔,疑惑的问道:“坦克是什么?”

    陈应随口道:“坦克就是……”

    陈应突然想到这玩意可是一千多年之后的产物,就算他说破嘴皮子,裴寂也不会明白坦克是什么的,只好改口道:“就是一种攻无不克战无不胜的战车啊,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