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

    第二八四章三省六部九寺五监绝不能动

    “太子殿下,大理寺卿戴胄包庇房玄龄、段志玄,分明就是秦王一党,臣下建议太子殿下,立即下令罢免其官,褫夺其爵,就不录用!”韦挺怒气冲冲的返回东宫,向李建成义愤填膺的告状。

    李建成并没有偏听偏信,转身望着徐师谟道:“师谟,今天你去大理寺听审,结果如何?”

    徐师谟正准备说话,一旁正在案几上翻看着卷宗的魏征,抬起头,望着李建成道:“臣调阅了这近年来戴胄审讯的卷宗,以及上次戴胄审讯张亮的问案卷宗,当时齐王要对张亮施以刑讯,就是这个戴胄,坚决反对,为此不惜得罪东宫与齐王府。戴胄既不是东宫同道,也不是西府一党。魏某曾与戴胄共事过一段日子,此人当得起两字——纯臣!”

    韦挺哑口无言。

    李建成摆摆手道:“真的假不了,易直房玄龄的案子,你不用管了,正好让这个纯臣可以光明正大的审问房玄龄,以示公正,只有公平公正公开审问房玄龄谋逆一案,方可堵住天下众人悠悠之口!”

    韦挺望着李建成,讪讪然的退下。

    徐师谟看着李建成与魏征,也缓缓退下。

    当东宫书房里,只剩下魏征与李建成二人时,李建成将一支烛台放在魏征的案几上,在魏征对面坐下。

    李建成与魏征对视,而后两人露出会心的微笑。

    李建成道:“当初若是没有你,我现在,都不知道躺在哪个荒冢之中。

    魏征躬身道:“殿下乃上天之子,有大气运傍身,自然是吉人天相!”

    李建成指着魏征后脑鼓起的大血包,一脸愧疚的道:“只是连累了你,玄成受苦了!”

    魏征摆摆手道:“殿下这次能够转危为安,多亏了陈大将军与平阳公主,魏征这点苦,比起殿下今日之成就,实在是不值一提。”

    李建成摇头道:“我这两天,就会颁布太子令,拜你为尚书右仆射,位在百官之上。”

    魏征顿时动容。

    李建成充满成就感地看着魏征。

    魏征沉吟片刻后说道:“殿下是不是想——大动三省?”

    李建成点点头,将案几上一份帛书递给魏征。

    魏征接过一看,脸色大变。

    李建成道:“三省六部,九寺十二卫,这几天都重新梳理了一番。”

    突然,魏征就着烛火翻阅帛书,看完之后,径直将帛书在烛火上点着。

    李建成望着这一幕,大惊失色,伸手要夺回帛书。

    魏征侧过身遮挡。

    李建成再想抓,魏征又敏捷的闪过李建成的。

    魏征一边躲闪,一边解释道:“殿下,听我一言。”

    李建成无奈地看着帛书逐渐被大火吞噬:“玄成,你这是做什么?”

    魏征将烧成灰烬的帛书扔在一旁道:“殿下现在还是太子,尚未登基,更谈不上坐稳皇位。若是殿下不想让大唐的社稷四分五裂内乱不休,不想整日在御榻之上提心吊胆,还请殿下答应魏某三件事。”

    李建成看着杜淹,脸上无奈的表情逐渐消失,苦笑道:“还请玄成指教。”

    魏征点点头道:“第一,裴寂不能罢免,只能擢升;第二,东宫的文臣,在殿下登基之前,不能进入三省担任宰相,只能在东宫任职;第三,东宫的武将,必须全面接掌十二卫和东宫卫率的兵权。”

    李建成揣摩魏征的话语,起身来回思酌。

    良久,李建成道:“调薛万彻回来担任左领卫将军?”

    魏征点点头道:“可以!”

    李建成沉吟道:“韦挺出任右卫将军?”

    魏征摇摇头道:“不可,韦易直心胸狭隘,不足以担任右卫将军,不如命尉迟恭担任左武候大将军,替代陈大将军,命陈大将军领左卫大将军,负责太极宫的安全。齐王府谢叔方担任右卫将军,成为陈大将军副手。”

    李建成点点头,突然惊讶的望魏征。

    魏征毫不尴尬之色,一本正经的道:“谢叔方率领齐王府长林军攻打秦王府,功勋卓著,不赏不足以让天下人信服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陈应已经亲自动手,把辣椒籽全部取出来,只等开春后播种,而剩下的辣椒皮足足装了十个麻袋,就算陈应天天吃,他也吃不完。

    为此,陈应把辣椒皮石磨磨成辣椒粉,让烧热的牛油,冷到六分热的时候,再倒入辣椒粉中,随即就加入了盐和碾碎的麻椒,以及各调调料,冷却后就形成了后世的麻辣火锅底料。

    当这个麻辣火锅底料弄好之后,陈应就迫不及待的让厨娘把府里的老汤取出一部分,然后等水烧开之后,放进铜制的火锅里,然后在火锅里加入木炭,静等着火锅诸女前来一起吃火锅,

    其实火锅并不算是陈应从后世剽窃而来的,因为早在西汉出现了“豓斗”,根据文献所考,这是一种陶或铜制的炊具,底部有三只脚,腹部有一握柄,用以放在火盆中以炭火温食,这和今天火锅吃法简直如出一辙。

    陈应所用的铜火锅则是属于后世流行于四川的铜鸳鸯火锅,不过这个铜火锅的规格有点大,毕竟吃火锅需要的就是人多热闹,陈应单独制造这个铜火锅的时候,就考虑了罗士信、阿史那思摩以及单雄信等大肚子汉。

    所以这个铜火锅直径足足三尺,一次性可以下锅五斤羊肉。

    望着面前的火锅,特别是火锅里漂着香辣的气味,陈应一脸陶醉。

    李秀宁其实并不太喜欢吃火锅,看着陈应陶醉的神色,不解的问道:“这个火锅,有这么好吃吗?”

    陈应摇摇头道:“这你就不懂了!”

    “不都是吃吗?”李秀宁不以为然笑道:“我感觉陈郎,你做的水晶肘子就特别好吃!”

    陈应指着铜火锅里沸腾的水,解释道:“铜火锅就像一位圣洁冰清的隐士贤达,一路走来,一路沉淀,一路思索,风度依然。”

    李道贞撇撇嘴道:“别人我不服,我就服陈郎,无论做什么事情,都能说出一番大道理!”

    陈应点点头道:“多吃火锅有益健康,铜是人体健康不可缺少的微量营养素,对于血液、中枢神经和免疫系统,头发、皮肤和骨骼组织以及脑、肝、心等内脏的发育和功能有重要影响。吃火锅的习俗早在西汉形成,吃火锅要保持着一种质朴和自然,浑身散发着历史的厚重和岁月的沧桑。我们有幸围锅而坐,吃一种渊源、涵养、闲适的文化,品一种真挚、热切、和谐的感情。”

    李秀宁缓缓坐下来道:“难得陈郎动手,我这嘴都被陈郎养刁了,一般的菜肴,还真吃不惯!”

    李秀宁拿着筷子夹起一块羊内片,学着陈应的样子,将羊肉片放进沸腾的火锅汤里,然后不数息功夫,就取出来,然后蘸着蘸料,塞进嘴里。

    李秀宁一边吃,一边道:“这羊肉不错,肉质很嫩,也很肥……”

    陈应笑道:“这是自然,这锅老汤可是府里已经熬了两年的老汤,味都在汤里!”

    就在这时,李道贞看着陈应吃得满嘴流油,仿佛非常美味,于是学着陈应的样子,将一颗鱼肉丸子,放进火红的汤中!”

    陈应也光顾着吃呢,没有发现李道贞居然放进了加了料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