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

    第二八六章手足之情兄弟之义

    心有多大,世界就有多大。梦有多大,人生就有多远。张仲坚望着灯火璀璨的陈家堡,陷入了沉思之中。

    张仲坚其实就是一个有野心的人,他诚心相交各路英雄豪杰,奈何出身太低,并没有世族与豪门愿意帮助他,追随他。他虽然拥有数千上万部曲,为他效死。可是,并不满足。

    当初经略筑紫岛的时候,张仲坚想以此为基地,建立张氏万年基业。

    亲眼看到了扶桑大陆之后,却发现那里是一片富饶无比的土地,别说筑紫岛了,哪怕是十个倭国也比不上扶桑大陆。

    张仲坚的心就开始活络的起来,有一件最关键的是,张仲坚并没有告诉陈应,扶桑大陆的武装力量非常薄弱。张仲坚麾下的精锐,其实远远比不上唐军装备精良,战斗力更比不上,因为张仲坚曾与林士弘麾下的水师交过手,吃了一点小亏。

    但是,林士弘在隋末唐初三十六路反王,七十二路尘烟中显然排不上号,所以张仲坚这才退出中原,退出这场逐鹿。

    他不怕千辛万苦,远渡重洋,为陈应找到了陈应需要的种子,自然就是想要陈应手中的装备。

    他知道这些东西虽然珍贵,可是远远没有陈应手中的装备更贵,特别是陈应手中的铠甲与兵刃,这都是将士的第二生命。

    好在张仲坚也从扶桑大陆弄到了两船金银,价值百万贯,其中黄金超过三成,余下七成都是白银。

    当陈应迷迷糊糊睡着的时候,张仲坚居然没有来得及开口。

    张仲坚眼睛的余光,悄悄打量着陈家堡的亲卫侍从,张仲坚的目光就像监狱里蹲了二十年没有碰过女人的老光棍,看到极品美人一样,露出狼一样的幽光。

    陈应的后院侍从装备的甲胄与制式战兵的甲胄并不一样,用大块钢板制成的弧形胸甲、肩甲、胫甲异常坚厚,即便是用弓箭近距离射击,也难损分毫;其余部位的则是用甲片联接而成,一片叠着一片,一层叠着一层,其中几片损坏了,只要将它换掉,又能继续使用!由于胸甲和胫甲是用大块钢板制成的,甲叶的数量也就少了很多,重量也相对的下降了不少。

    这种甲胄的防御能力如何,张仲坚心知肚明。他却当着陈应的面,假装好奇的时候,经过陈应的许可,上前伸手触摸了这种甲胄,当时,张仲坚就把全身暗劲,灌入指尖,击在甲胄上面,除了在上面留下一个浅印,什么也没有影响。

    张仲坚对于自己的功夫,非常自信。哪怕人体最坚硬的头盖骨,也经不起张仲坚一指之力,哪怕是用犀牛皮制造的甲胄,他可以用一指捅一个窟窿,可是却没有想到,陈应麾下的这种甲胄,居然如此强悍。

    一旦他麾下的部曲,装备上了这种甲胄,可以完全不具扶桑大陆那些如今还在使用青铜箭镞的野人。

    张仲坚并不知道,这是陈应对于明光铠甲进行的升级版,效仿宋朝的步人甲,宋代步人甲的重量将近五十斤,沉重之极,除非是用神臂弓,否则很难射得穿。它算得上是那个时代防御能力最好的铠甲之一了,全身上下全都牢牢的罩在里面,只露出两个眼窝来,可谓刀枪不入。

    但问题在于,它实在太重了,一般的士兵穿了这么一身铠甲,都不用打了,累都累死了!宋军的重甲之士,个个都是高壮勇武,待遇极为优厚,训练也极为严格,一年到头,除非是打仗,否则都是老老实实的呆在营中打熬力气,一旦上阵,他们便会像一道钢铁铸成的大坝一样横亘于敌军面前,抡起十几二十斤重的巨斧,将敌军冲阵的重甲之士连人带甲一并劈开,契丹人、女真人、西夏人、蒙古人……多少蛮族中那些以勇武闻名的冲阵之士曾在宋军巨斧下血肉横飞,死无全尸!

    陈应麾下的将作营按照陈应的意图,将步人甲打造出来,当然,这个步人甲并非宋代的那种步人甲,而是采取了高锰钢打造的,硬度比高炭钢增加了将近四成,而重量却足足轻了一半。

    原本陈应准备想人手一套,带着这支铁甲军团纵横天下,那肯定很壮观!只是在西域的时候,随着水力巨型冲压机的出现,更加简洁的板甲出现了,相比步人甲,板甲的重量更轻,防御更加强悍,而且关键是打造容易,出生速度快,如果在哈密河或伊列河夏季河水迅猛的时候,一台冲压机一天就可以出产上千套这种板甲。

    张仲坚突然听到后面有凌乱的脚步声响起,循声望去,只见陈应踉跄着醉步走来。

    张仲坚迎上去道:“陈兄弟,你没有事吧!”

    陈应摇摇头道:“不行了,被风一吹,有些上头。咱们回屋说话!”

    张仲坚点点头。

    二人联袂回到暖阁之中,此时暖阁中温暖如春,陈应懒洋洋的躺在软榻上,笑眯眯望着张仲坚道:“张兄莫非看中了那些甲胄?”

    其实,随着陈应将明光铠甲以及步人甲打造完毕,现在最新的板甲也出现了,他有点想要清理库存的甲胄。毕竟钢铁最难的就是生锈问题,一旦腐蚀太厉害,哪怕没有用过的铠甲,也只能报废处理,否则就是对将士们的生命不负责。

    张仲坚点点头道:“确实有意,只是不知道陈兄的甲胄,作价几何?”

    陈应道:“如果是在市面上买,精钢明光铠甲一副至少需要三百贯,而且有价无市!”

    张仲坚点点头,毕竟陈应没有说谎话,这是实情,私藏甲胄可是重罪,黑市上即使一副铠甲,也会炒成天价,关键是有钱也不能买到大量的货物。

    陈应道:“当然,如果是从外面买原料,那肯定是贵得吓死人,好在不管是工匠还是钢材,都是我们自己的,因此成本也就大大降低了。这样一副甲,也就一百二十贯吧。”

    张仲坚牙疼似的咧了咧嘴,一副就是一百二十贯钱,这一百副重甲就吃掉了他一万两千贯。一万套就是一百二十万贯,太吓人了!怪不得重装步兵数量那么少,就算有人,也造不起这么多铠甲啊!

    张仲坚咬咬牙齿道:“陈兄弟,我手中只有大约一百万贯的金银之物,这些种子算是为兄送你的见面礼,为兄一次定购八千套重甲……”

    不等张仲坚说完,陈应就打断了张仲坚的话道:“这些种子是张兄历尽千辛万苦得到的,而且为了得到这些种子,张兄还折损了几百名兄弟,这些兄弟也需要安家,这样吧,凭咱们兄弟的交情,大唐制式的明光铠甲我送你一万套……”

    一听这话,张仲坚急忙起身,一把拉住陈应的手道:“陈兄弟,你这个兄弟,我没说得,今后要是用得着张某的地方,尽管吱声,张某若是皱一下眉头,就是小婢养的!”

    当然,张仲坚并不知道一万套价值百万贯的明光铠甲是陈应准备处理的,更不知道张仲坚自己带回来的这些种子,对于华夏,对于大唐,有着何种重要的作用。

 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